温家有尚翊

名字即立场,加油我也会有猫的:)

【短篇•虹勇续】无题

短篇勇续/水姑娘视角

她赫然,双眉横蹙,性子亦被磨了去,出口无一不善,只是双目却没有半分惧意。

净元,净元。

她笑得凄然。笑十年苦修徒然,蝼蚁穴溃相谬千里,笑这江湖原是带血,恩怨不分无义难堪。

家里长辈张罗的武馆,也许是她记忆中最初江湖该有的模样——如池底一抔清水,如穹上朗朗明月。四更天里于梅花桩上苦修的弟子,兴致来了便围住石凳,或小酌或斗棋。师长后生们彼此相敬有加,虽非同源,血如一脉。 岛上有偷盗行窃事起,三日内必有弟子行道举义,末了不忘自勉侠之大者。

怪她纯粹天真,对说书人口中的江湖怀寄奢望。她想有朝一人单骑,独步只囊。她想得日横刀立马,踏遍河山。
双亲劝阻,她则厉声以应。
人生何其卑微渺小,她偏不甘于逆来顺受。

她在初见从前只活在话本子里的他时候,冥冥觉得,江湖离她不远。

然而她起初只觉得他所言语荒唐可笑,便选择性相信了其中只言片语,而等到她惊觉他真是那位传奇的盖世英雄,却要迟到他筋脉寸断后,那时他眼里不复光彩,盈满的是她先前不曾看到过的,失意与绝望。

她也庆幸天无绝人之路,娘亲舍弃自身修为,硬是替他连贯了通臂脉骨。
她也埋恨造化弄人,分明寸步之远,净元明珠高悬,可是他们都没有力气去争了。

她半撑起身,怒目高斥,字字铮然。
只怕你们非但不净邪者元,还欲夺义者灵罢!

她胸腔跳动得厉害,双臂颤抖撑着地,生生把涌上喉的一口腥甜倒逼回去。再抬头艰难地望了一眼匍匐在地的他,和他伸向半空虚握的拳头。

你们怎会不识他,你们怎能不识他!
他平肩担起道义,救过你们,救过天下呀!

她想,人生何其卑微渺小,为什么她偏不甘于逆来顺受。
她想,她没有福分看那片黑夜灿烂了。
她想,从此一枕黄粱,别无所依。

她闭上眼睛,她的江湖随之抽离,蚕食,破碎,像一抹英雄的亡灵,像……他。

春风又去,斜芽复折。
她回到了故里,打理起武馆,此生不再踏出岛外。
后辈们问起当年在江南三台阁的一役,她摇头一叹。

一去不回,竟一去不回。

三台阁外,君不归。
不过世间,再无七侠。

后记:

这是一个因先前守正存义树敌太多,落难后反派心有怨结借刀杀人,正派又难以信服只能自保其身的be故事。

真没想到我还会写虹系同人…这篇文章与其说是由最后一集那个五个人站在船头航向大海的镜头而产生的脑洞,不如说是等不到勇续的怨念积攒加成,船远行了不就真的一去不回(摔)。快过年了还写be真难过T_T就当作自我满足吧。写得很草率,以后有空会修的!

然后还想再补充,水姑娘大概是这个虹系最接近我们的人了,性子很真实,也让我有一种江湖不远的感觉,就是那种至少可以成为待在少侠身边的普通人的感觉吧。只不过吧,文章里的她是对江湖失望死心,侠义没有人会记住,恶徒人人望而生畏,他死了,勇者没有归来,江湖成梦,她亦回到了故乡。

文章有化用虹系歌词,结尾有化用很久很久之前在贴吧看到的一句“三台阁外候君归”,努力把江湖写得正不一定就守得住正也是想表达对虹系正邪观的理解吧。

词不达意,但初心不变。
唯有勇者,方能归来。

评论

热度(10)